立即购买 '扫一扫'分享给朋友

亚博全站赞助意甲

  成立于1997年的有友食品,被称为泡椒凤爪第一股,2021年的鸡爪卖了12亿。而2019年开始卖虎皮凤爪的王小卤,2021年线亿元,并且长期霸榜天猫鸡肉零食类月销量TOP1。

  素有“泡椒凤爪第一股”之称的有友最近公布了2021年财务状况,据数据显示,2021年公司实现营收12.20亿元,同比增长11.62%;净利润为2.20亿元,同比下降2.65%;扣非净利润为1.73亿元,同比下降9.08%,增收不增利明显。

  而在财报之外,有友股价也迎来一阵下跌,在一个月内跌幅以近两成,截至2022年5月25日收盘,有友股价报11.98元/股,市值37.02亿元。

  但是,食品安全问题从来不会因为品牌独大而消失,尤其是在保鲜级要求更高的领域,我们见惯了高调宣传品质却屡屡翻车的大品牌,康师傅的“酸菜门”还没淡出记忆,凤爪的“蟋蟀门”又被爆出。

  根据黑猫投诉平台用户“一个桃子一个梨”投诉,在超市购买的散装有友凤爪中发现整只蟋蟀,不可为不惊人。

  曾经依靠泡椒凤爪打下一片天下的有友何以当下?在休闲零食竞争激烈的当前,又有何破局之法?大单品逻辑之后又将走向何方?食品安全问题为什么没有重视?

  据财报显示,2021年公司实现营收12.20亿元,同比增长11.62%,但在同期净利润却同比下降2.65%,净利润为2.20亿元,扣非净利润下降幅度更为明显,同比下降9.08%,为1.73亿元。

  “增收不增利”明显的有友给自己的股价在最近一周内实现“大跌”近10%,其实从更为细致的数据中,也有章可循。

  据数据显示,2021年全年,有友销售毛利率为31.96%,而2020年同期毛利率为34.66%。而自2021年第四季度至今,有友的毛利率均呈下滑趋势,2021年第四季度、2022年第一季度,有友毛利率分别为26.5%、27.42%,较之此前水平均有超5%以上的降幅。

  在毛利率下行的两个季度,有友的扣非净利润也同比下降,据数据显示,2021年第四季度、2022年第一季度同比下降61.88%、同比下降60.7%。

  有友在财报中对扣非净利润下滑进行了回应,即主要是公司原材料、能源等价格上涨所导致,但并未进行详细数据说明,该理由略有牵强。

  针对原材料上涨的问题,有友在2021年12月进行了回应,不会选择如麻辣王子等企业做涨价行为,会通过强化公司内部经营管理手段应对成本的上涨,但五个月过去,有友失言了。

  而负面消息却没有缺席,据国家及省级市场监督管理局(包括原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)于2015年10月至2020年12月公布的关于泡椒凤爪的质量抽检情况显示,监管部门抽检中发现不合格泡椒凤爪217批次,不合格原因涉及菌落总数、山梨酸及其钾盐、脱氢乙酸及其钠盐、大肠菌群等8项。

  因为成本上涨导致的净利润下滑并不少见,多数企业选择进行涨价,但对于客单价本就较低的产品,涨价对品牌的影响极其重要。

  例如茶颜悦色在公众号写了一篇“小作文”才堪堪涨价一块,麻辣王子在谨慎思考之后,选择涨价5毛-5块不等。

  有友的客单价较之麻辣王子更高,较之茶颜悦色更低,但有友依旧先行选择依靠提升内部管理水平降低成本,可谓“业界良心”。

  只是从结果来看,有友并未做到当初所允诺的成果,不论是净利润还是扣非净利润,均未回到此前水平。

  在有友的新伤之下,还有诟病依旧的旧疾,那就是奉行大单品逻辑的产品单一问题。

  在有友的官网显示,公司主要业务为泡卤风味休闲食品的研发、生产和销售,如今形成以泡椒凤爪为主,猪皮晶、豆干、花生等多元化为辅的产品矩阵。

  2020年有友实现营收10.93亿元,泡椒凤爪品类就贡献了9.13亿元,占比83.67%。在2021年全年和今年一季度,泡椒凤爪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比例仍然高达80.52%和80.44%,单一产品泡椒凤爪依赖程度明显。

  这也导致有友的股权激励同步受到影响,据有友发布的2021年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,以2020年营收为基数,2021年至2023年,年度营收增长率目标值分别为15%、33%和55%,但在2021年,公司年度营收增幅为11.62%,距离15%目标值差距明显。

  有友在泡椒凤爪细分赛道中已经占据了绝对统治力的市场份额,在之后或很难迎来较大增长。

  据数据显示,王小卤入驻天猫一个月,王小卤仅虎皮凤爪的销售额已超100W,月复购率近30%,2020年618,王小卤虎皮凤爪实现营收超1000万元为鸡肉零食类目Top 1。同样,柠檬凤爪、无骨鸡爪等概念也在近些年相继大火。

  在产品侧,有友也在尝试以“2+3+3”做新品研发目标,即每年至少推出 2 个新品,每年至少储备 3 个研 发新品,每年至少进行 3 项工艺改进”,以丰富产品矩阵。

 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,有友2020年线年,公司营收来源于线%,相比起在线上渠道风生水起的三只松鼠、王小卤等品牌,有友在线上的布局颇为保守。

  以王小卤的打法为例,王小卤先通过体量不大的KOL和相关垂类媒体进行合作投放广告,并从而在社交媒体上引发讨论热度,积累用户心智。

  待小有名气之后,王小卤开始引流至电商渠道,于是2019年4月,王小卤入驻淘宝。有了根据地之后,王小卤自然而然开始“拜码头”攀上陈洁、李佳琦,此后更是常驻李佳琦及各路KOL。

  有友的目标群体和王小卤几乎重叠,酸辣、重口味的产品特性也更受年轻人追捧,但在年轻人广泛分布的线上渠道的缺位,可能是有友最大的疏漏。

  不过与此同时,这或许也是一个机会,相比起王小卤,有友有着更为充沛的现金流和品牌辨识度,如果后来居上在营销上迎头赶上,或能提振营收,更不必说,线上渠道的毛利率常高于线下经销体系的毛利率,或能“曲线救国”降低成本的影响。

  于是有友在年报中表示,公司将会调整电商渠道运营策略调整,除在天猫、京东平台开设官方旗舰店之外,也会尝试在抖音、快手等平台展开合作,试图带来新的可能。

  为此,有友称已经新研发了虎皮凤爪及无骨系列产品,甚至包括预制菜在内的14项研发项目,用以丰富产品矩阵。

  只是,从更为细致的数据来看,有友2019年、2020年、2021年上半年,有友研发费用分别为432.13万元、279.92万元、279.92万元,分别占占当期营收0.43%、0.26%和0.21%。也就是说,自上市之后,有友的研发几乎“原地踏步”更有不断下滑趋势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有友也曾表示,泡椒凤爪的单品优势地位为有友带来了品牌、竞争力等层面的规模效应,但在进入成熟期之后,单一的产品结构反而给自身带来了经营风险。

  例如受制于原材料,受限于用户心智,受限于更为细分赛道的天花板效应。从这一点来看,王小卤、劲仔等后浪们依旧需要面对这个问题。

  一面是逐渐触顶的赛道天花板,一面是本就喜好多变的年轻受众,有友还需长期主义。

  而对这届年轻人来说,潮流终究只是一阵风,虎皮凤爪、柠檬凤爪等产品的新鲜劲很快就回过去,有友们的“创新”将会更加“艰难”。

首页| 亚博全站赞助意甲| 亚博靠谱网址| 亚博安卓版| 联系我们
版权所有(C)亚博全站赞助意甲 2001-2016 All Rights Reserved. 技术支持:亚博安卓版 备案号: 蜀ICP备15893003号-1 网站地图 XML地图